主页 > H生活篇 >台湾人都该读读这本书──透过独立思考和批判眼光 >

台湾人都该读读这本书──透过独立思考和批判眼光


2020-06-24


台湾人都该读读这本书──透过独立思考和批判眼光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抨击达尔文演化论的人以为人类是从猴子演化来的。

我们都知道这是错的。事实上,人类是从猩猩(大猿)演化来的。

演化论在西方国家教育体系面对的阻力,是东亚国家没有的,因为演化论丝豪不抵触东亚原有的宗教信仰,儒释道和民间宗教甚少视演化论为其信仰之大敌,顶多觉得人从猩猩演化来的主张怪怪的,但懒得进一步思考和争辩。除非是基于理解西方社会的立场,否则在我们的社会中讨论演化和宗教对立,没多大意义。

演化生物学几乎出现在所有生命科学学门,不但生命科学学门需要演化生物学串拉,医学、公共卫生问题也能用演化生物学的方法和理论研究,甚至传统上属于社会科学的心理学、考古学、人类学、经济学,也都能见到演化生物学的研究方法和理论。

演化生物学是门需要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才能学习的学科。如果在生命科学相关科系中要训练学生这方面的重要能力,要求他们必修演化生物学就对了!演化生物学充满哲学思辩,不仅因为本身直接源自自然哲学,而且不断询问各种现象背后的成因,也就是追问各种生物现象的「为什幺?」──演化生物学大师费奥多西.多布然斯基(Theodosius Dobzhansky,1900-1975)曾说:「生物学的一切都没有道理,除非放在演化的光芒之下」(Nothing in Biology Makes Sense except in the Light of Evolution)。

演化生物学也是门历史科学。研究历史,效果最好的工具大概是时光机,可是我们有生之年不太可能看到时光机发明,因此研究任何历史性的问题,只能靠留存至今的各种证据做辨证。演化生物学要用例如化石、DNA、形态、生理、解剖、生化、发育、遗传、细胞、生物地理等等证据来做演化的辨证!所以演化生物学是门辨证精神很强的学科,也需要广纳跨学科和跨领域的博物学知识。

所以,我读《无所不在的演化:如何以广义的演化论建立真正科学的世界观》(The Evolution of Everything: How Small Changes Transform Our World),感觉五味杂陈。这是本极富争议性的书。首先,我要说站在台湾社会的立场,我会极力推荐,因为这本书的主张在某些程度上,是台湾政治和社会需要好好接纳的。可是,这也是本需要把批判性思维和独立思考能力发挥到极致才能读得好的书。

《无所不在的演化》作者马特.瑞德利(Matt Ridley)是一位优异的科普作家,着作包括《23对染色体:解读创生奥祕的生命之书》(Genome: the Autobiography of a species in 23 Chapters)、《天性与教养:先天基因与后天环境的交互作用》(Nature via Nurture: Genes, Experience and What Makes Us Human)、《世界,没你想的那幺糟:达尔文也喊Yes的乐观演化》(The Rational Optimist:How Prosperity Evolves)、《克里克:发现遗传密码的那个人》(Francis Crick: Discoverer of the Genetic Code)、《红色皇后:性与人性的演化》(The Red Queen: Sex and the Evolution of Human Nature)、《德性起源》(The Origins of Virtue),台湾都出版过中文版,也都很值得一读。

简单来说,《无所不在的演化》中心思想只有一个,那就是「自下而上」。瑞德利曾担任过《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科学记者,这是个偏右的媒体。他主要发表文章在英美的偏右媒体如《泰唔士报》(The Times)和《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这是比较少见的,尤其是对基础研究如演化的科学家而言,英美科学家大多偏左,偏左的媒体如《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和《卫报》(The Guardian)较愿意投资科学报导,对基础科学研究也较友善。

瑞德利是英国保守世袭贵族,是个自由意志主义者(libertarian),他把他的政治意识形态在《无所不在的演化》中发挥至极致。要不是瑞德利是位令人敬重的科普作家,意识形态和他相左的人恐怕不容易心平气和地把《无所不在的演化》读完。在《无所不在的演化》中,他对美国保守派和自由派是左右开弓,他的政治意识形态在美国算是经济保守派、社会进步派,投票倾向是共和党,但和反演化论的社会保守派仍有区隔。

了解这样的政治意识形态对读他的《无所不在的演化》很重要。他反对自由派的大政府主张,但也批评保守派对演化论的态度。他这些反对是哲学性的,因此他在前几章探讨了演化论的历史,让我们见识卢克莱修(Titus Lucretius Carus,约前99年─约前55年)思想引发的大转向,这方面的内容在普利兹奖得奖作品《大转向:物性论与一段扭转文明的历史》(The Swerve: How the World Became Modern)有很好的描述。基本上,卢克莱修的思想以及后来的演化论,都是无神论的见解。所谓的神的概念,是一个高高在上、自上而下的全能菁英,在《无所不在的演化》中,他用「天钩」(skyhook)比喻高高在上、自上而下的菁英视角。

除了宗教之外,我们也在其他领域崇拜神,例如功德院院长过去长期被称作「赖神」──我不是故意要开政治玩笑,因为把政治人物神格化,就是台湾最大的政治问题之一。虽然台湾进入民主政治已有二十几年了,可是仍会出现「父母官」这类专制时代才会出现的字眼,加上企业和民众动不动就要政府出来扛责任,弄得高官疲于应付,成天抄短线愈搞愈糟。

《无所不在的演化》举了很多例子说明政府的干预和监管某些时候确实会拖累效能,因为政府管太多而绑手绑脚,例如全台湾只有一所教育部大学已是公开的秘密;另外,政府主导产业发展,根本就是个悲剧,两兆双星和WiMAX石沉大海的重创,似乎还没让台湾政商学会教训──或者因为利益太大所以不想学到教训?这幺说并非纯粹嘲讽,台湾在《经济学人》每年公布的全球裙带资本主义指数(Crony Capitalism Index)中名列前矛,不是秘密。台湾公务员素质其实在先进国家里算很高的,但是素业有专攻,市场发展本来就绝非追求生涯安定的官员之强项。

瑞德利在《无所不在的演化》中主张,不管是自然现象或人类文明,其实都是自然的、突现的现象。它们是演化的结果,是渐进的、按部就班的,有自己的动能,并非一夕之间创造出来的。而大部分的人类世界都是人类行为互动的结果,不是有目的的设计和干预。

《无所不在的演化》自下而上的思想,很值得台湾社会思考,我真的建议《无所不在的演化》这本书该列入台湾各级官员包括总统的必读清单。不过我还是认为,《无所不在的演化》有不少逻辑上的谬误,也值得好好研究讨论。

首先,《无所不在的演化》论证政府对社会、金钱、技术、语言、法律、文化、音乐、暴力、历史、教育、政治、宗教、道德等等等完全无需自上而下地干预。我相信瑞德利并非是无政府主义者,可是当他一再用其自由意志主义的意识形态看待世界,读起来就变成他似乎要政府全面放弃任何监管和干预,标準的手中只有把鎚子,所有事物都会看作钉子。然而他忽略了演化出现在不同层级的可能──政府的监管和干预,不也是为了应付人类历史上重大问题而自发演化出来的?如果不这幺论证,那是世界中有个阴谋团体伸出看不见的天钩诱导各国政府进行监管和干预吗?例如有些右派经济学家主张撤消医师执照的管控更能让医疗市场发挥作用,却忽略就是医疗市场发生问题才需要执照管控。

瑞德利在《无所不在的演化》用一些几个世纪前的例子指称政府不需要资助科学研究,并且指出政府资助科学研究不会促进经济发展。这是非常以偏概全的,因为即使欧美确实有一些极为优异的慈善机构和私营研究中心进行顶尖科学研究,例如美国的霍华休斯医学研究院(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和贝尔实验室(Bell Labs),以及英国的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都给予科学家更大的弹性和自由作创新研究,然而整个科学界本来不会主要由这些慈善机构或私营企业支撑,主要还是由政府进行绝大部分的资助。

好吧,姑且不论欧美政府过去大量资助的基础物理研究对军事经济的贡献如雷达、密码学、核子武器等等(这里先不论伦理道德问题),还有基础生命科学研究让生物科技的创新产生等等等经济活动。这就是标準的经济学人思维,把所有不属于经济活动的事物都当作没有价值。科学知识的价值真的只能用钱来衡量吗?

搞笑的是,如果没有大量政府资助的「无用」研究,甭说是一本科普书,瑞德利甚至连一篇科普文章都无法发表,他倒是用政府大量资助的基础科学研究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个人经济活动啊。如果没有这些大量政府资助而产生的基础科学知识,他也无法产生写出这本书所需要的所有洞见了!

瑞德利的前作《世界,没你想的那幺糟:达尔文也喊Yes的乐观演化》里提到,放任式资本主义的发展,造就出现今的穷人的生活品质可能比几百年前的君王还高。这当然是个事实,一些右派经济学家也主张穷人就是要有这样的认知,不该成天吵着要重分配。这些说法忽略了穷人感受到的「相对剥削」,还有社会对公平的追求,是根植在我们的基因中,不就是我们的祖先在草原和穴居时演化出来面对艰难的吗?看来瑞德利该重新读读有关合作行为的演化方面的文献了。

右派经济学家主张只要把饼做大,即使穷人分得更少,也比过去分得多,所以应该满足的主张,本身就有一个致命的矛盾,因为就是不满足才会追求经济增长啊,现在全社会都满足了,谁来追求经济增长?我并不是主张经济一定要增长,但主张饼要做大的是谁啊?难不成大部分大众要自满,经济菁英因为不满来带头创造财富,那说好的不存在的天钩怎幺要出来钓起经济发展了呢?

《无所不在的演化》有值得一读的见解,也有应该用独立思考审视批判的资料,而非毫无异议地照单全收,这需要理性的眼睛,与清醒的脑袋。準备好了吗?翻开《无所不在的演化》吧!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新宝xb150|最大最全的门户网|提供便捷实用|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澳门银河游戏大全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手机乐都在线